從百年歷史廣闊維度理解政治制度史上的偉大創造
<strike id="3pdbn"></strike>

<span id="3pdbn"><th id="3pdbn"></th></span>
<address id="3pdbn"><address id="3pdbn"><listing id="3pdbn"></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3pdbn">

    <address id="3pdbn"><address id="3pdbn"></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3pdbn"><address id="3pdbn"><listing id="3pdbn"></listing></address><address id="3pdbn"></address>

    從百年歷史廣闊維度理解政治制度史上的偉大創造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大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明確提出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我們黨領導人民在人類政治制度史上的偉大創造,是在我國政治發展史乃至世界政治發展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全新政治制度。我們要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論述,從歷史的廣闊維度,回顧近代以來政治制度激越變革激蕩發展的不平凡歷程,更加深刻地認識和理解全過程人民民主制度載體的生成發展和偉大意義。

    中國民主開端于近代有識之士關于時局的深沉反思,中國共產黨的誕生使民主的理論和實踐站上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現代民主作為一種以自由、平等、人權為基礎的政治理念、政治精神、政治態度和政治作風,一開始是個舶來品,是清末有識之士對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江河日下梁棟崩析、亡國滅種之危日益劇烈的一種反思。從晚清先進知識分子“復民權、崇公理”的呼號,到辛亥革命后“開國會、行選舉”的實際行動,民主政治制度開始在我們這個古老的國度蹣跚行走。

    1912年12月,中華民國第一次選舉拉開帷幕。經過近4個月的努力,選出參議員274名、眾議員596名。然而,這屆國會苦苦支撐了9個月,即被袁世凱非法解散。后來30年間,雖然幾經恢復,卻成了各方政治勢力左右操控的“木偶”。江石悍利,波惡渦詭,爭取民主的改革與抗議之聲此起彼落,然而反民主的調查與暗殺之事更是層出不窮。20世紀30年代初,民權保障同盟總干事楊杏佛發出低抑而凄楚的感嘆:“爭取民權的保障是18世紀的事情,不幸我們中國人活在20世紀里還是不能不做這種18世紀的工作。”歷史一再證明,因為沒有民意民權為根基,所謂的“民主”,最終成了摶在政客手里的道具。

    中國人對民主道路的探索,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站上了一個嶄新的起點。而民主在中國,也開始躍出少數“精英”的把控,成為可以動員無產者廣泛參與的有機事物。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初,即明白地、莊嚴地向世人宣告:“我們黨承認蘇維埃管理制度”,并在革命的血與火的洗禮中付諸實踐。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葉坪村舉行。三年后,中華蘇維埃召開了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向全世界表明自己政權的工農民主專政的性質及其運行方式。帶有鮮明革命主義特征的紅色民主如星星之火,在中華大地的秋野上,形成了不可遏制的燎原之勢。

    抗日戰爭爆發后,中國共產黨為適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需要,迅速將邊區蘇維埃政權轉變成“三三制”參議會,除了黨領導的工農兵群眾,還將非黨左派進步分子、中間分子吸收到政權機關中。蘇維埃演變為參議會,使民主大大擴展了范圍、增強了韌性。蘇維埃的民主有鮮明的目標主義和立場陣線。參議會則有著很大的不同,它含藏內斂、包容穩健、醇厚平和,少了逼人的尖銳、多了暢達的圓潤,但培蓄待發的精神并沒有縮減,它像蘇維埃一樣,更加積極、更加穩妥,同時也更加符合中國實際地發動人民群眾參與政治建設。比如創始于延安時期的、帶著泥土氣息的“豆選”制,不但解決了農村地區基層政權的民主產生問題,同時也實踐了選舉民主、協商民主等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許多元素。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作為新生的人民共和國的政體,體現了黨領導下最廣大人民群眾對民主道路自覺主動的新探索。

    1940年1月,毛澤東同志第一次提出人民代表大會的理論構想。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毛澤東同志寫道:“沒有適當形式的政權機關,就不能代表國家……中國現在可以采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省人民代表大會、縣人民代表大會、區人民代表大會直到鄉人民代表大會的系統”。14年后,毛澤東同志的理想變成現實。1954年9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開幕了。

    全國人大代表是在普遍、平等的基礎上,從鄉到縣、從縣到省,又從省到中央,一層一層選舉出來的。自有文明史以來的五千年中,中國從未有過全國范圍的政治選舉。人民代表大會的召開,承載著新中國民主政治的希望,正如春風里的云雷、動地而來的歡歌,在每個人心里激蕩起山鳴谷應的強烈回聲。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商務印書館創始人張元濟當時已經年近90歲,在聽說自己被選為代表后,張元濟大喜過望,即寫信給朋友表示“無上榮幸”,并說“必當扶病來京出席,死在北京亦所欣然”。

    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了新中國第一部憲法。民主法治密不可分,民主是法治的意志和程序基礎,法治是民主的制度和秩序保障。歷史證明,憲法實施得好不好,直接影響民主的前途和命運。黃炎培代表在大會上發言,對憲法的執行寄予厚望:我萬分懇切要求各方面對于憲法予以高度的重視來正確執行,所有領導、管理、監督、檢察各方面對于憲法執行工作,特別予以嚴重注視,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們更須正確反映人民群眾對于國家機關工作的意見,發現了困難或偏差,必須全國上下一致努力來克服,來糾正。事實上,黃炎培與其說是對憲法寄予厚望,不如說是對憲法框架下保證人民自由民主地行使政治權利寄予厚望。其他代表也都實事求是暢所欲言,所有代表都懷著一種樸素而誠懇的希望,希望真正代表人民參與到初生政權建設中,希望為建設富強民主的社會主義國家貢獻才智和力量。中國人民的民主熱情和民主信心不斷發揚、不斷光大、不斷臻于完善。

    改革開放使民主更加拓展、法治更加健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讓民主法治升華到新境界。

    春秋替序,物故者新,長林古木,振以清風。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全會提出了健全社會主義民主和加強社會主義法制的任務。在《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中,鄧小平同志指出:“當前這個時期,特別需要強調民主。……一個革命政黨,就怕聽不到人民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1979年7月,五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先后通過了七部法律,在中國法制史上留下了“一日七法”的佳話。

    當然,改革開放40多年來民主實踐的探索,不只是法律體系的完善,更重要的是拓展了民主的空間、豐富了民主的呈現。特別是新世紀以來,隨著基層人大機構的逐步健全,民主的運行與深化正逐漸和基層社會治理、民生進步改善結合起來,成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不竭動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民主也越來越融入國家建設的方方面面。如果說改革開放之初我們的民主觀念集中在“優化選舉”的“單維度論”,那么,現在則更多將自由、自治、法治、參與、協商等國家建設話語引入民主建設的框架,“多維度論”的民主理念和實踐成為主流。和西方國家唯黨爭、唯票選的民主比起來,當代中國“多維度”民主形式更具包容性和穩定性,也更有秩序和效率。

    站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歷史關口,回顧百年民主制度發展的歷史,再來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重要思想,就會理解更加深刻、領會更加透徹。占全世界總人口近五分之一的中國人民的聰明智慧,或許更能解析人類民主的深層密碼、更好書寫世界政治發展史上的華彩篇章。

    (轉載請注明來源:宣講家網站,違者必究。)

    宣講家網評論,受到各界的廣泛關注,歡迎有識之士投稿或提出寶貴意見!

    稿件一經采用,必付稿酬。謝謝!

    宣講家網評論征稿郵箱:xuanjiangjia001@163.com,QQ交群:1053867568。

    責任編輯:張一博校對:于川最后修改:
    0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

    最新精品国偷自产视频
    <strike id="3pdbn"></strike>

    <span id="3pdbn"><th id="3pdbn"></th></span>
    <address id="3pdbn"><address id="3pdbn"><listing id="3pdbn"></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3pdbn">

      <address id="3pdbn"><address id="3pdbn"></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3pdbn"><address id="3pdbn"><listing id="3pdbn"></listing></address><address id="3pdbn"></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