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治理需要真正的多邊主義
  • <xmp id="aymec"><blockquote id="aymec"></blockquote>
  • <blockquote id="aymec"><samp id="aymec"></samp></blockquote>

    全球治理需要真正的多邊主義

    6月中旬,G7峰會將在英國舉行。作為發達國家集團,本應凝聚國際社會團結合作,然而G7集團不僅未在疫情期間給予發展中國家實際幫助,反而肆意干涉他國內政,徹底淪為美西方搞“小圈子”的集團政治平臺之一,站在了國際道義的對立面。這種偽多邊主義,嚴重破壞了當前國際秩序的制度基礎。

    此前,巴以之間的血腥沖突劇烈沖擊了中東地區秩序。作為國際安全領域最核心、最權威的多邊機構,安理會曾因為美國三次一票否決而未能及時就巴以局勢發表共同聲明,更別奢談調停促和,聯合國安理會的權威和有效性遭到嚴重侵蝕,國際秩序根基也被動搖。由此可見,拜登政府雖然口頭上聲稱回歸多邊主義,但其違背絕大多數成員意志阻撓安理會投票、糾集G7盟國對華施壓、打造美日澳印準軍事同盟、擴大“五眼聯盟”的職權范圍、打造排華“彈性供應鏈”等一連串呼“朋”引“伴”措施,實質上是借多邊之名,行單邊之實,這些搞“小圈子的多邊主義”“本國優先的多邊主義”“有選擇的多邊主義”本質上是打著多邊主義的幌子,根據自身需要搞集團政治,反而越來越遠離真正的多邊主義。

    正如習近平主席在2021年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議程”對話會上所言,多邊主義的要義是國際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著辦,世界前途命運由各國共同掌握。毋庸諱言,要真正發揮多邊主義作為國際秩序維護者的角色,不是在前沿高科技領域打造少數科技發達國家聯盟“科技十二國”(T12),也不是在供應鏈領域組建由10個所謂民主國家構成的“民主十國”(D10),而是迫切需要我們本著開放包容、厲行法治、協商合作、與時俱進的精神,堅持《聯合國憲章》所規定的宗旨和原則,切實做到“秉持多邊理念、維護多邊原則、體現多邊實效,抵制形形色色的偽多邊主義”,帶頭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維護穩定和可預期的國際秩序。集團政治雖然披著多邊主義的外衣,但是其在成員資格、議題范圍、制度規則、決策方式、機構首腦人選等制度特征方面,與真正的多邊主義存在根本的區別,因而,只有識破“小圈子”集團政治的多邊偽裝,方能正本清源,發揮多邊主義對于當前國際秩序的制度支撐作用。

    首先,真正的多邊主義在成員國資格、議題范圍和制度規則方面必然是開放兼容的,包容性是首要特征。成員國資格開放與否是區別集團政治與真正多邊主義的重要表現。一國若奉行真正的多邊主義,其對成員國資格的設定必定是開放的,不會搞針對特定國家的封閉小圈子。例如亞投行自創立之初,就一再表示歡迎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的加入,會員數已從2016年建立時的57個發展到去年7月的103個。此外,議題多元與規則協調則是劃分意識形態聯盟和真正多邊主義的又一特征。與霸權國美國基于自身偏好和利益、人為凸顯意識形態差異,并圍繞單一議題將自身國內規則包裝成多邊規則、強加給別國不同,中國在推進多邊主義過程中不以意識形態劃界,也不在多邊制度中推廣自己的國內議程,更不把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人。例如自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創立以來,中方總是詳細征詢并充分尊重非方的意愿,經雙方共同討論后才最終確定每屆部長會議的討論議程。而且在論壇事務中,中方一貫堅持“非洲人以非洲方式解決非洲問題”的原則,堅決不干涉非洲內政,真正做到求同存異。

    其次,真正的多邊主義在決策方式、制度理念、首腦人選方面必然是尊重國家主權,平等性是核心要義。協商一致的決策規則可以確保所有成員無論大小、強弱,都無差別地擁有制度內的發言權,從而破除少數大國的決策壟斷,保障大小國家在制度內的一律平等地位。與此同時,真正的多邊主義也必然會尊重各國各自正當的發展權利和發展道路選擇,不會將多邊機構裹挾為“擴散”少數國家集團單邊理念的制度工具,強迫后發國家單向度接受各種制度規范,從而使諸種國際多邊機構實現“去政治化”,回歸其作為主權國家代理人的本源,確保大小國家都能成為多邊機構的“主人”。此外,與美國長期把持多邊機構首腦人選而力圖控制多邊機構的運營方向不同,真正的多邊主義還要求拒絕少數強國長期獨占多邊機構的領導權,而適當推行雙首腦制或者首腦輪換制,切實提升制度內弱小成員的代表性。例如,中非合作論壇自成立以來便實行共同主席國制,由中方和非方代表共同擔任例次會議的共同主席,充分體現了論壇由中非雙方共同舉辦的平等合作精神。

    再次,真正的多邊主義在執行層面必然會聚焦問題、解決問題,既不能任由少數大國為一己之私濫用否決權,更不能僅僅“坐而論道”,甘當“空談館”,有效性是基本要求。提升制度績效是維護真正多邊主義的切實保障。除了遭遇單邊主義和集團政治沖擊之外,霸權國美國在制度內部的“否決”和阻撓行為,往往也使多邊制度“碌碌無為”而難以發揮國際秩序支撐者的角色。大國不應從內部癱瘓多邊機構的效力,而是需要起而行之,做好表率行動,提升多邊機構的權威性和解決全球性問題的能力,為國際社會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例如,近年來中國就已全面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支持全球減貧事業,并宣布于2060年實現碳中和、著力解決全球氣候變化問題,更積極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的“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努力消除“免疫鴻溝”。

    “多邊主義不僅是一種選擇,更是一種需要。”摒棄沉渣泛起的集團政治、回歸多邊主義的初心本源,不僅是國際社會踐行真正多邊主義的客觀要求,更是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維護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迫切任務。

    (作者:吳文成,系《外交評論》編輯部主任、北京對外交流與外事管理研究基地研究員)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欧美av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中文字幕亚洲欧美在线视频-免费av在线观看